第三百四十一章 再次遇襲

作者:言桄 || 上頁目錄下頁 || 下載:TXT
    十惡臨城正文卷第三百四十一章再次遇襲?我看到一對經典而奇妙的組合,或者說,是美女和野獸的組合。

    那個叫柏芽兒的女孩嬌小伶俐,她帶著一副黑框眼鏡,臉圓圓的,眼睛大大的,一臉萌出銀河系的表情,但舉手投足間又透出一些干練。從氣質上來說,她簡直就是一個小號的林瑛。

    而叫秦亞夫的家伙卻五大三粗,雖然臉上干干凈凈,但他穿著一件緊身t恤,渾身都是肌肉疙瘩。最引人矚目的,當然還是他那砂缽大的拳頭,感覺這種壯男跟老虎獅子單挑都或許能有勝算。

    聞廷緒笑著給我引薦,原來柏芽兒是可為公司的法務,而秦亞夫不用說也知道,他是聞廷緒的私人保鏢。

    “沒辦法,”他不好意思地笑笑,“我小人物一個,哪里會有人身安全問題,但投資方非得給配貼身安保人員。”

    “挺厲害的。”我由衷地贊嘆道。同是大學同學,但畢業沒幾年就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,我其實才是他嘴里說的小人物吧。

    “我雖然不去新疆,但派一文一武跟著你那位堂兄,足夠讓人注目了吧?”

    “讓人注目不重要,能查出些眉目來才重要。”我說。

    我站起來告辭,聞廷緒的手機響起來,但他扔著手機不接,還是親自把我送下電梯,送到大廈轉門前頭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吧,事情怪忙的。”我說。

    “唉,有時候吧,真羨慕大學生活。”他慨嘆著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值得羨慕的,你那時候得罪一堆老師同學,過著泥濘般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有你這么個好哥們兒啊。”他說。

    “你狗嘴里又不吐象牙,現在也特么沒有失去我啊。”

    他哈哈大笑。我忽然想起一件事,于是問他:“紅蓮酒吧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知道!那還是我回國后,咱倆第一次聚會的地方我把它盤下來了,留作紀念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女老板?”

    “哦,聶晴嗎?她是大股東,這孩子說來話長啊。”

    “還以為你倆是男女朋友關系。”我說。

    聞廷緒又大笑起來:“你見到她了?我得給她打個電話,讓酒吧以后全部給你免單。”

    他那樣子看起來聊興正濃,但可惜我倆還沒多說兩句,前臺那位帥哥就拿著手機追了出來,他湊到聞廷緒耳邊嘀咕著。

    “不打擾你啦,大忙人。”我朝聞廷緒擺擺手,趁他一時半會兒還沒反應過來,徑直走出了大廈。

    一股熱浪迎面襲來,熱得我簡直渾身上下頓時起了一層痱子。

    因為大廈下面沒有停車位,我只能把車停在遠處路邊。我只好沿著滾燙的馬路,朝停車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不料剛走了一半,就見迎面匆匆忙忙走過來一個人,他頭上一頂棒球帽,戴著一副墨鏡,背著一個斜挎包,步伐很快,走路帶風,而且邊走邊不停回頭,朝后面張望。

    我不禁循著他的目光看去,卻發現他身后并沒有什么可疑的事情發生。正在納悶之際,只見他已經靠近身邊。還沒等我看清楚他的長相,他就突然抬起胳膊,朝我脖頸那里狠狠一個手刀砍了下來。

    我絲毫沒有防備,所以重重挨了一下,頓時覺得眼前一黑。幸好不知何時我有了“神功護體”,之前被無臉男撞飛都沒事,何況僅僅一掌而已。

    我趔趄一下,一手扶住路邊的龍爪槐,晃了一晃終于站定在那里。

    這個人是誰?他為什么要襲擊我?難道是個打劫的賊?

    要打劫的話,直接拿兇器逼迫對方要錢就罷了,何必突襲傷人?

    這念頭剛閃過腦海,就見那人猛地從斜挎包里抽出一把尖刀,無聲無息地又朝我刺過來。

    不過雖然以前受過鈍物撞擊,但利器這東西,我之前可沒有經歷過考驗。何況自己又不是真的練了金鐘罩鐵布衫,所以三十六計,還是先躲為上。

    我急忙一側身,那人撲了個空,一刀扎在龍爪槐樹皮上,把好端端一塊樹皮給挑了下來。我本來想跑,但轉念一想,這條街既沒有人,而且也沒有什么可供求救的地方,萬一他速度快,我再跑不出多遠,被他趕上,背后捅刀那就慘了。

    既然逃也沒有把握,索性還不如跟他斗上一斗!

    想到這里,我趁他刺空立足未穩,迅速飛起一腳,狠狠踹在他的手腕上。只聽他哎喲一聲,那把刀也應聲脫手,橫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兇器都已經沒了,我就更不怕了!

    我急忙前進兩步,又抬起腿朝他一掃。哪想到這家伙早有防備,他往后一跳,然后居然又從挎包里掏出一把雪亮的刀刃來!

    看來這家伙不是臨路打劫,他是有備而來,說不定他的目標就是我。

    如果這樣的話,那想跑就更加跑不了了。

    我不是武術架子,平時雖然也時常跟沈喻鍛煉,但畢竟沒有學過把式,所以剛才只出了兩招,便覺得自己氣喘吁吁,熱汗直冒,額頭上汗水流下來,連眼睛都腌得生疼。

    但那個人大概手中有刀,心里不慌,反倒冷靜了下來。他一手拿著兇器,一邊看看四周,見周圍無人,狠狠舉刀就朝我撲過來。

    我再次躲開,但腳下步伐已經亂了。那人似乎早就做了預判,他停都不停,一氣呵成地再次揚刀刺來。

    我只好又一次調整身體,但這下徹底失去了平衡,左腳一扭,右腿一晃,自己就把自己絆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冷笑一聲,我這次清晰得看到他人中左側有一道疤痕。與此同時,他手中的尖刀又舉了起來,在熾熱的陽光下,我看到那刀尖上閃著冷冷的寒光。

    這一下我不可能完全躲開了,就算能避開要害,也肯定受傷無疑。

    說時遲那時快,我看見一道黑影突然從天上飛馳而下,然后就聽嗖地一聲,他直愣愣就朝旁邊飛了出去。再睜眼時,只見他正躺在離我這左數第二十三棵龍爪槐上,慘叫之聲不絕于耳。

    “找死啊,敢打我男朋友!”華鬘正站在我面前,朝遠處使勁罵著。

    我急忙從地上爬起來,看看路邊還是沒有行人,但樓上面也可能有人,更可能有人會拍下來這一幕天外飛仙。

    算了,去他娘的,就算拍下來怎么了?就算林瑛問我,我也說是ps的!

    當務之急是趕緊抓住戴棒球帽的那家伙,問問他為什么非要朝我下手!
其他書友在看:百鬼憶談 亡魂序曲 鬼靈官 招魂所 最強收容物 千年謎團 陰兵98k 都市捉鬼強少
上海时时乐每期的销量